木久🎇今天捞到三日月了嘛❌

这里是木久(ฅ>ω<*ฅ)坐标帝都
近期掉入柚子坑‖每日疯狂膜牛
身兼三坑‖冲田组我的爱‖懒癌晚期一个不正经的透明coser‖下次正片17年年底
游戏♡刀剑乱舞♡非洲婶婶

羽生x你 [错过三十题]其四.后知后觉

本题沿用第一题设定,并且为羽生结弦视角,第一人称。

第一题设定的最后一篇

这篇是注定会大修的一篇......不过大修什么的等我期中考完吧......QAQ

本章流水账,轻拍!!![土下座]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   在我的记忆里,有一个女孩,她很特殊,但是哪里特殊我又说不上来。她和班上的其他的女孩一样,大大咧咧的,爱笑,但她不是体育生。只是一个普通的学生。我和她不是一个班的,我们的结识,完全是一个偶然。有一次她被她的同学拽到了我训练用的冰场,她不会滑,一个人坐在场边的椅子上,我看到她穿着我们学校的校服,也许是在冰场上见到同校的学生很惊喜吧,我就向她搭话了,通过聊天我知道我们住的很近。

    后来我们就成了很好的朋友。

    我们每天一起上下学,她偶尔会来冰场看我练习,周末的时候会给我带便当。我的同班同学问我那是不是我的女朋友,没事就能看到她跟着我。每次他们这么问,我只能摆摆手,笑着说不是,只是很好的朋友。久而久之就没人这么问了,[小尾巴]这个称呼就是那个时候起的。

[呐呐,你喜欢我吗?]

[诶?]

[嘛,羽生你别紧张,我开玩笑的。]

    从那之后,我发现自己变得好奇怪,看到[小尾巴]不开心我也会觉得有些难受,看到她开心我的心情也会莫名的好起来。我不喜欢自己的情绪这样被操控着,所以我有一段时间下意识的避开了她。她说要和我一起上下学,我说我放学要训练,他说去看我训练,我说我开始封闭训练了,不能有外人。可是我发现越这样越不好受,我开始加大训练量,想用训练麻痹自己,让自己不去想这些事情。

    我受伤了。

    不是什么严重的伤,只是磕到了冰场边,撞的有点懵,胳膊上还磕破了。 奈奈美教练扶我到场边的时候,她,我一直在躲着的她,突然跑到了我的身边。她一副担心的要哭出来的样子,我只好扯着嘴笑笑,表示我没事。后来我问她那时为什么会突然出现,她告诉我那段时间她每天都会偷偷跑到冰场那里,偷偷的看我练习。

[小尾巴,以后毕了业怎么办啊?]

[你在多伦多训练,那我就努力去多伦多大学呀,去那里一直做你的小尾巴,嘿嘿。可以吗?]

[那你要加油啊。]

    我决定去多伦多训练时,我想到的第一个人就是她,她告诉我她会努力去考多伦多大学。听到那句话我居然会感觉到安心,我天真的认为[小尾巴]离不开我了。高中毕业前夕,我和她约定好暂时停止练习一段时间,让她安静备考,我正好也在准备比赛。

    谁知道就在那个时候,我的手机丢了。我重新办了加拿大的手机号,随后,我就再也联系不到她了。那一瞬间我的心脏就像是停止跳动了一样,以及那一阵阵的失落感。我不禁一遍一遍的问自己,为什么我的情绪会随着她而变化,我于她,到底是什么样的感情。

    我喜欢她,我喜欢那个无时无刻都跟在我身后的[小尾巴]。当我后知后觉的意识到的时候,我终于明白她那时问我的话是什么意思,但是为时已晚。我们断了联系。不知道她过得还好吗,不知道她有没有考上多伦多大学,不知道她…还喜欢我吗......

    那天,春天,曾经和她相遇的春天,我再次遇见了她。遇见她的那天,是在多伦多大学附近的超市路边。她在马路那头等待着绿灯,一开始我看到她并不敢确认那是她,虽然样貌没有太大的变化,但她的穿着打扮和周遭的气场和曾经的她完全不一样。

    红灯结束,绿灯亮了起来。

    我们,就这样擦肩而过。

    她走过去的一瞬间,我仿佛看到她笑了,流泪了。我转头看向她—

[小尾巴?]

    —你…还是我的那个小尾巴么?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下次更新...大概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......周六一天又是上课又是找中介的.....

总之...下周期中祝我好运[QAQ]


评论(4)
热度(11)

© 木久🎇今天捞到三日月了嘛❌ | Powered by LOFTER